七夕特别篇

  • 内容
  • 相关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大病一场 秋末的时候,天气开始由凉转冷,这几天晚自习期间都会有薄薄的一层雾附在空气中,帅哥和马龙正架着我向医务室走去,(因为是宿友,所以形影不离)此时的我连每走一步都会感到眼泪在我眼睛里打转,我想说,但就连这说话也会使我更加疼痛。 帅哥和马龙觉察到我此时的痛苦,马龙笑着说,平时不都活蹦乱跳的吗,现在咋成了这样,不扬了吧。帅哥也在一旁应和着,我哭笑着说,这回你俩高兴了吧,等我好喽,接着浪。(我也知道他俩是为我好,让我好受一些) 不知道是我点背还是怎的,这是我来的第三趟医务室,结果还是没开门,现在还是晚自习下课期间。只能忍着疼痛,先回到教室,等到放学再做打算。 回到教室的我只能趴在课桌上,但也缓解不了疼痛,静下来反而更能清晰的感觉到痛苦。 坐在身边的大个问我瞧了没有,我有些生气说,医务室也不知为啥就今天跟放假了似的(今天又不是周末)。在我下去之前大个就看到了我痛苦的模样,便问我到底怎么了。 都怪我今天中午午休期间喝了一瓶冰饮,喝完就睡了大半个小时,刚起来感觉不舒服,当时没在意,还如往常一般四处闲谈溜达。没成想到了下午身体就好像下了线似的不在状态。 此时痛苦不堪的我趴在课桌上,看着热闹的课间环境,想要一起嗨皮,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啊,不由得感慨到健康真好,只有在生病时才能想到健康的好,此时的健康对现在痛苦的我来说就是一种奢望。 晚自习过后,同学们都匆匆离去,原本空荡的走廊开始变得“人满为患”,我们在楼道穿过拥挤的人流,直到进入大厅人流才变得稀疏,我们依旧三人,他俩架着我缓慢前行,我们在路灯的照耀下身影忽长忽短,我们住的地方就在师范和二中之间的一个小村庄,(这还是在高二期末才决定出去住的,海洋跟我提过这事儿,他曾经在那住过,隔壁是帅杰,是和国才"分居"后才搬来的,国才与帅杰"分居"后就立马投入伪男的"怀抱",在不远处还有一位从师范转入二中的大神,文龙,附近还有王慧敏,于梦and政治课代表满谊源都是经常会在上学或放学的路上遇到的)。 我们并没有直接回去,直接去了二中,因为离我们最近的二中有诊所,来到诊所门口,看到诊所那俩字,我的心理算是踏实多了。那大夫拿着我的体温计,严肃的说,你再晚一点就歹进医院了,烧到了三十九度多,快四十度,这把帅哥和马龙吓了一跳,我反倒不感觉到如何(我想三十九度跟正常体温也差不太多,不至于大惊小怪的吧),我只能感觉到身体很难受。紧接着那大夫给我抓了几包药,还外带两大瓶点滴,只能等待点滴打完。。。 在打点滴期间帅哥和马龙就在外面溜达,那感觉真急人,而且住宿的地方会定时关门,时间早已在十一点左右打转,帅哥也曾让马龙先回去为我俩把门,马龙想一起回去。马龙也怕帅哥一个人不好架着我这个病号,(最主要的我估计马龙是想有人跟他作伴吧,自己一个人回去略显寂寞)最终我们就一起等着点滴,滴答滴答的流完,时间也从十一点转到凌晨十二点,路上并未见到半个人影,人们都早已进入梦乡,路上只有我们三个,我也勉强能走会儿。边走还在边讨论明天还去不去上课,去了肯定要睡觉,马龙说,那还不如在家睡哩。帅哥说,先回去再讲吧,咋开门都是回事儿。我插了句,马上叫帅杰开门,对着他的窗户叫。反正都是一个院儿的。。。 进门后,倒床就睡直到早上六点多,也不知道谁的闹钟就把我们吵醒了,我也跟着醒了,帅哥说我今天你就不用去了,躺床上休息休息。马龙说俺俩帮你请假就管了,要我,我都不去。我说,醒都醒了,我现在也好多了,一起去得了,谁让我的觉悟嫩高哩。(如果马龙和帅哥不去上课,那他俩一个会去上网玩LOL玩剑豪或者瞎子,一个会去打鸟,哪片林子就要遭殃了。如果让我不去,我会在宿舍憋疯的,哪还有比校园更热闹更好玩的地方,最重要的是同学都在那啊!)

本文标签:

版权声明:若无特殊注明,本文皆为《秋白》原创,转载请保留文章出处。

本文链接:七夕特别篇 - https://blog.nhjsjkj.cn/post-500.html

00:00 / 00:00
随机播放
欢迎来到十三博客!
十三